西哈努克地产骗局中的薛蛮子:不是老人变坏了

2019-08-24 02:49栏目:地产

  薛蛮子一到酒店,所有的人便看着他笑,有的叫到:“薛老,你最近又去嫖娼了?”,有的问他:“薛老,最近还撒币吗?”

  薛蛮子不回答,只对老板说:“开一间房,40美金一晚的那种”,说完便拍出一叠钞票。

  眼看薛蛮子不理人,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:“薛老舍得自己付钱了?最近是不是又割了别人韭菜?”

  薛蛮子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绽出,争辩道:“你情我愿的东西……不能算嫖,读书人的事,能算嫖吗?”紧接着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区块链、太空币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,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息。

  作为一个上古时期的大V,如今的薛蛮子在微博已经沦为了边缘人物,不仅历史微博设置了仅半年可见,而且微博下面除了几个揶揄他嫖娼和要他还钱的网友,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兴盛。

  然而,沉寂了两年的薛蛮子,最近却突然又开始重新回到了众人的视线,重新登上国内部分媒体的头条。

  不过阔别许久的他,如今已经不再和人谈论比特币和ICO,而是回归老本行,开始兜售起了自己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房地产生意。

  据薛蛮子在采访中所说,他今年年初在西哈努克买了近万亩土地,最开始卖二十来万,最近已经升值到四五十万,而且绝大部分卖光了。

  薛蛮子表示,赚了钱之后他最近还进行了二次加码,又买了六万亩土地,大概40平方公里。

  谈到这里,薛蛮子还特地举了个形象的例子:“澳门面积是32.8平方公里,我们买了40多平方公里,比澳门还大一点儿。”

  除了介绍自己的投资,薛蛮子还开始给西哈努克打起了广告,表示西哈努克未来几年将有着革命性、颠覆性的发展,不仅将会建成高速公路,而且还将开采出石油资源。

  所以为了把握住下一次的财富之路,薛蛮子表示,自己想在西哈努克造一座城,建设一个综合性的旅游地产、娱乐地产和产业地产。

  西哈努克,仿佛东南亚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,承载着薛蛮子的财富自由之梦,从币圈飞到了房地产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,我想不必多言,明眼人都知道里面的坑,最近一段时间,国内不少媒体都曝光了各种东南亚炒房的骗局,例如自媒体半佛仙人等等。

  在东南亚的各种房地产、博彩、娱乐骗局中,西哈努克港更是重灾区,各种针对中国人的韭菜局层出不穷。

  而且据资料显示,在西哈努克从事博彩、按摩、娱乐会所的,大部分都是中国人,骗术深谙国内民众的心理,丝毫不会水土不服。

  除此之外,这里治安也特别混乱,各种针对华人的暴力刑事案件此起彼伏,甚至因此惊动了官方,被中国领事服务网列为中国公民谨慎前往的地区。

  所以去西哈努克投资房地产,未必能像薛蛮子说的狂赚几十倍,反而很大可能倾家荡产被套牢几十年,或者陷入各种地产骗局空手而归,最坏的情况,还可能遇见抢劫绑架,连生命安全都成问题。

  其实我们能看出来的东西,薛蛮子也未必看不出来。所以虽然在劝别人跳火坑,但其实他自己心里似明镜一般,老奸巨猾着呢。

  据当年扒皮薛蛮子的博主微剑透露,薛蛮子在西哈努克港买的40平方公里土地,其实是柬埔寨政府特许给另一个团队的特殊用地,一旦柬埔寨政局有变,就将失去所有土地权益。

  而薛蛮子声称自己买下了这块地,实际上不过是替该团队站队罢了,并不是土地的所有者。

  除此之外,今年年初,薛蛮子还被爆出联手吴宗宪在柬埔寨投资房地产,但是又有消息称两人只是在一起吃了一顿饭,至于吴宗宪有没有真的参与薛蛮子的投资,目前还有待考证。

  通过对西哈努克房地产行业的了解,我想大部分人应该已经明白了,这次薛蛮子重新在国内各大媒体“上线”是为了什么,不过是韭菜又熟了一茬,试图再次回来收割一波罢了。

  如果对薛蛮子以往的割韭菜行径有所了解的话,相信大家对他的诈骗行径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  2017年7月,薛蛮子在微博上晒出一张合影,合影中他与李笑来在餐桌上开怀大笑:“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!哈哈哈!”

  自从2013年因嫖娼事件入狱后,薛蛮子一直保持低调,但是后来看见币圈风起云涌,薛蛮子生怕自己错过了如90年代互联网一般的风口,所以很快便全身心投入了币圈的怀抱。

  “我是传统投资界人士里最早关注数字货币与区块链技术的人之一,而且我当时就感觉到这个东东就像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互联网一样,代表着未来。”

  正式宣布进军币圈以后,薛蛮子立即化身各种ICO的代言人,陆续宣布自己投资了20多个ICO项目,给各种空气币站台,同时自己也搞了一个ICO项目进行融资圈钱。

  2017年8月,36氪、创新工场等媒体前往薛蛮子在北京的一栋别墅探访,眼见现场访客络绎不绝,谈话间充满比特币、区块链和ICO,俨然像是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中的场景。

  在众人的簇拥下,薛蛮子春风得意:“我见不着徐小平,见不着雷军,nobody there”,言外之意,自己才是真正的“中国第一天使投资人”,下一个数字时代的缔造者。

  然而事实证明,币圈不代表未来,代表的只有薛蛮子内心深处那无处安放的圈钱梦想罢了。

  2017年9月,国家七部委联合出台文件,正式取缔ICO,各种空气币也纷纷爆雷,币圈迎来人人喊打的时代。

  眼见形势不对,薛蛮子很快又抛下了他的币圈朋友们,飞到了日本,又做起了民宿生意,只留下无数被他站台的几十个币圈项目坑得倾家荡产的受害者。

  最近两年,薛蛮子徘徊于日本、菲律宾、柬埔寨等国,既不敢回中国老家,也不敢回美国老家(薛蛮子为美国公民)。

  2011年,在薛蛮子58岁的生日宴会上,匆匆赶来的周鸿祎为他送上了一顶高帽子,将其封为“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”。

  日后的薛蛮子,开始心安理得地接过这顶帽子,继续当网红、做公知、混币圈,但要说道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这个称号,他不配。

  纵观薛蛮子这些年来的投资史,他真正投中的勉强看得过去的公司,也就李想的汽车之家和方三文的雪球网,但是却错过了马云和周鸿祎。

  据媒体报道,当年孙正义打算投资马云时,薛蛮子曾经表示:“这厮长成这样,有什么前途?”

  2000年左右,王功权曾经带着薛蛮子去看周鸿祎的“3721”,他又一次表达了不屑:“什么叫不管三七二十一啊?”

  当然,成功的投资也有,其中最为人所知的,是对UT斯达康的投资。当年跟随着孙正义的步伐,薛蛮子曾经投了ST斯达康25万美元。

  2000年UT斯达康上市,薛蛮子赚了1.2亿美元,当时看着飞涨的股票,薛蛮子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:“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干坏事儿了。”

  所以其实纵观薛蛮子的投资史,他距离沈南鹏、雷军、徐小平这样的投资大佬还差得远,所谓“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”的名号,不过是当年周鸿祎的一句客套线年因嫖娼被抓以后,大部分互联网圈的大佬都和薛蛮子撇清了关系,但是却留下了这样一个名不副实的高帽子让薛蛮子一直戴到今天。

  俗话说得好,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所以像薛蛮子这样的混蛋也不是一天炼成的,如今他身上的大部分特征,都可以从其早期经历中找到雏形。

  1970年秋天,是薛蛮子的第一次跑路,当时许多青年响应主席号召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薛蛮子也成为其中一员,在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当知青。

  2000年,是薛蛮子的第二次跑路,早年的薛蛮子一直在美国生活,并且取得了美国国籍,但是UT斯达康上市后,

  2001年,薛蛮子刚来中国不久,他委托马未都等人在国内各大拍卖行竞买艺术品百余件,结果拍下以后拒绝付款,

  2012年2月,有网友问薛蛮子十几年前拒付艺术品拍卖款的时候说道:“不就是几幅破画吗?我在故宫中拿过的你们见都见不到。”

  结果没想到,这句话引起轩然大波,又引出了许多关于他早年出国倒卖故宫文物,以及他第二任妻子、前贵州贪官阎建宏儿媳丁玮的一笔陈年烂账。

  1980年5月,在明知自己父亲病危的情况下,薛蛮子急急忙忙去了美国,当年7月,其父在北京病逝,而薛蛮子实际开学的时间其实是9月份。

  第一个说法,是薛蛮子在美国很喜欢沾花惹草,又不戴套,最后染上性病,胡安一怒之下提出了离婚;

  第二种说法,是说薛蛮子结识了当时因阎建宏案逃去美国的丁玮夫妇,并且勾搭上了年轻貌美的丁玮,被胡安导演捉奸,所以不得不离婚。

  薛蛮子当年刚从微博火起来时,就喜欢各种抹黑政府和国人,作为一个标准的hong二代,他甚至评价中国的解放ge命是:

  总而言之,不管是嫖娼、诈骗、当公知,薛蛮子如今的每一个行为都能从其过往的成长历程中找到痕迹,正如一句网络流行语所说:

  03 节点财经专访:《对话薛蛮子:我在柬埔寨买的土地比澳门还大,为什么继续加码柬埔寨!》

  04 微剑:《评薛蛮子》、《全是假话的薛蛮子,游走在柬埔寨的铁公鸡》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公告 观点地产网2019年五一假期休刊安排
  • 房地产在6月再次集会
  • 房价暴跌后果有多严重
  • 房地产市场结构性分化 龙头企业优势凸显
  • 尴尬吗? 4月份房地产投资逆势增长!其他经济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