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城中村白石洲15万人将撤离_高清图集_新浪网

2019-08-26 03:06栏目:深圳
TAG: 深圳

  被旅游景点、高档小区、大型商场环绕的白石洲,是深圳最大、最密集的“城中村”之一。因房租低廉,很多“深漂”将其作为落脚深圳的第一站。如今,白石洲旧改提速,许多租户陆续收到清租通知,在此生活多年的他们将离开,重觅容身之所。他们生活的根系深深扎进了白石洲,随着旧改的到来,原本平稳的生活也随之撼动。来源:财新记者 梁莹菲 黄姝伦

  作为一个年轻的移民城市,深圳流动人口数额庞大,全市常住非户籍人口近850万人,占常住人口总量超过六成。自2015年起,该市常住人口以年均50万的速度剧增。白石洲囊括沙河街道五村,是深圳最密集的城中村之一,聚居了超过15万人。

  在深圳地价高企的南山区,白石洲紧邻欢乐谷、世界之窗等旅游景点,被小区、别墅、高新科技园、大型商场所环绕。走进村内,现代化景观戛然而止。这里承载着巨量的流动人口,握手楼间难觅完整天空。图为在狭窄的握手楼之间,秋海棠的枝叶从防盗网里伸了出来。

  2017年6月,深圳市官方公布了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(草案),白石洲旧改计划拆除用地面积近46万平方米,拟于2029年建成集住宅、商业、学校等多种业态的城市综合体,改造力度之大,被称作深圳市“旧改航母”。图为一户准备搬迁的人家将家当收拾好堆放在路边。

  2019年7月24日,深圳,唐小姐一个人在家照顾孩子,家里的收入全靠当建筑工人的丈夫。周边的房子一天一个价,她觉得无法接受,但是又不愿意搬到太远的地方,担心孩子上学的安全问题。她说自己最近真的很头痛,“走也走不了,留也留不下,就像在半空中悬着一样。”

  2019年7月25日,深圳,太阳刚下山,村里的食肆就热闹了起来。不远处的大冲村,旧改后建成了栋栋高楼。

  2019年7月26日,深圳,晚上11点,商户任小姐停下手头的活,给小儿子切了个西瓜。她在白石洲开店做窗帘十多年,以此手艺养大了三个孩子。找她的客人除了村里的,还有的来自周边高档小区。由于没有任何赔偿方法就被要求搬走,眼看要失去经济来源和住所,任小姐心里有说不出的忧虑。

  2019年7月26日,深圳,蔡先生在白石洲开店十多年,一家五口生活在店后面的小房间里。他来自陆丰碣石。他说,2004年前,这边老乡很多,在白石洲里卖鱼、卖菜,或者到工厂里打工。后来有的人发达,有的人混不下去,陆续四散了。蔡先生的家乡辍学成风,为了不重走自己的老路,他把三个孩子都带到深圳上学。

  2019年7月27日,深圳,租户陈军(化名)的父亲是白石洲的一名环卫工。趁着开工前的一个小时,他躺在床上小憩。他们一家六口,住在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里。两个孩子一个上二年级,一个上四年级。为了生计,陈军每天下午4点出门开滴滴,直到第二天凌晨4点才回家。收到搬迁通知后,陈军把周边的城中村看了一遍。他说不是房租太贵,就是房子太小。目前他们居住的两室一厅,每个月房租2500元。

  2019年7月25日,深圳,吴娟娟一家五口生活在一室一厅的房子里。局促的空间让大女儿很难安心学习,吴娟娟让二女儿跟邻居的孩子出去玩,以免打扰到大女儿。无论生活压力多大,她始终觉得孩子的学习必须放在第一位。

  2019年7月24日,深圳,孟小姐的两个孩子在玩手机。她们的卧室由一个铺面改建而成。孟小姐不希望孩子成为留守儿童,担心老家相对落后的环境会影响孩子成长,大女儿一岁就接到深圳。为了搬家的事,孟小姐一接到中介的电话便要匆匆赶去看房。奔波多日却还是落空,她形容自己“就像灵魂一直悬在半空游动”。

  2019年7月24日,深圳,吴娟娟给三个女儿切西瓜吃,她腹中的孩子也即将在9月份出生。

  2019年7月26日,深圳,村里的商户来到白石洲股份合作公司的办公室商讨赔偿事宜。两个孩子在旧改后的白石洲模型里,找到了自己学校的位置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2018年深圳接收高校应届毕业生108万人其中过半落
  • 深圳尚禾酒吧应聘服务员拿小费就是骗人的而应
  • 深圳将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 将在9月底完成
  • 深圳携手芬兰签署多份合作协议 共同发力科技创
  • 20181218 (一)深圳市长青老年大学福田分校声乐班